首頁-中匯視野->中匯研究
網絡打賞中的個人所得稅涉稅問題探討
2020年10月10日

網絡打賞是在“互聯網+”這個大背景下涌現出來的一種新的產業形態,隨著4G通信的普及和移動互聯發展,越來越深入到每個人的生活中。特別是隨著快手、抖音等直播軟件和知乎、百度知道這些知識問答平臺的興起,主播們在直播里極力邀請觀眾“點個贊”、“一鍵三連”、“老鐵,刷個火箭”等,以及付費觀看問答或者文章打賞,網絡打賞也越來越深入人心,逐步被消費者接受。網絡打賞的代表就是微信公眾號和微博上各種文章的打賞,這種網絡打賞與傳統的商品交易不同,主要發生在互聯網平臺,作者以及讀者構成復雜,主要存在以下問題,比如稅源難以被確定從而極易導致稅款流失,稅收征收和管理帶來了新的挑戰,同時對個人來說也存在著極大的涉稅風險。

一、納稅人和扣繳義務人對自身地位認識不足

我國《個人所得稅法》規定,個人所得稅以所得人為納稅人,以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為扣繳義務人。因此,不少平臺認為自身只是個“橋梁”,并非支付所得的單位和個人,打賞的人才是支付所得的個人,因此沒有代扣代繳所得稅的義務。以騰訊公眾號和新浪微博為例,兩者都表示自己不承擔代扣代繳義務,相關稅費由用戶自行繳納。

(1)騰訊公眾號

在微信上,部分文章的作者會在文章的下方放出打賞文章的入口,讀者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進行打賞。

640.png

在2016年騰訊公司發布的《微信公眾平臺贊賞功能使用協議》中,在當時的協議中,騰訊將類似的打賞行為定義為贊賞功能,并且認為該功能是一種贈與行為。而通訊僅通過微信公眾平臺贊賞提供代收代付功能,贊賞用戶應依法繳納的各種稅費,由贊賞用戶自行繳納,這說明騰訊公司是不履行代扣代繳義務的,相關稅費由用戶自行繳納。

image005_副本.png

(2)新浪微博

通過查閱新浪微博的相關用戶協議,顯示微博的處理與微信公眾號相同,都認為自己只提供平臺,打賞的收入全部結算給博主,需博主自行納稅。

image008_副本.png

由于這些文章的作者往往和微信、新浪微博并不存在類似于其他網紅或者主播的勞動關系或者勞務關系,而且也基本是個人而非公司或者個體工商戶,因此很難用工資薪金,勞務報酬或者經營所得等去定義這些收入。而不了解稅法的普通人又很難意識到自己需要繳納個稅或者需要被代扣代繳個稅。

互聯網打賞作為一種新的形態,其自身的虛擬性、易于復制和廣泛傳播的特點,使得一篇文章可以被全國乃至全世界的人看到,一篇文章即使是1塊錢的打賞,如果獲得幾萬乃至幾十萬個打賞后,都會變成一個很大的收益。而且文章會在網絡上保存,也許一年后,仍可以獲得打賞收入。因此,作為一種新的形態,個人創作者需要注意在文章打賞中存在的個人所得稅風險。

二、網絡打賞的個人所得稅稅源難以被掌握

長期以來,相關人員從事互聯網業務門檻極低,一些程序員寫個程序就搭建起了平臺,而普通人只需要簡單的注冊就可以在網絡平臺從事相關活動,有些不規范的平臺甚至不需要實名認證。2016年11月4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了《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要求“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應當按照’后臺實名、前臺自愿’的原則,對互聯網直播用戶進行基于移動電話號碼等方式的真實身份信息認證,對互聯網直播發布者進行基于身份證件、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等的認證登記”,這一情況有所好轉,類似抖音、快手、知乎、微信、微博這些主流平臺都建立起了較為規范的用戶信息認證和注冊程序,但仍存在著有關涉稅信息依然不夠規范,無法滿足平臺履行第三方涉稅信息報告義務的要求。

從騰訊公司發布的《微信公眾平臺贊賞功能使用協議》上,我們可以了解到,“騰訊僅僅提供代收代付功能,贊賞用戶應依法繳納的各種稅費,由贊賞用戶自行繳納?!?由于微信和微博都認為自身對于文章打賞收入并沒有代扣代繳相關稅費的義務,也就無需向稅務機關報告文章作者的相關打賞收入情況,這就導致稅務機關可能很難掌握文章作者的打賞收入情況,特別是向文章打賞的讀者可能遍布世界各地,且打賞的時間跨度可能會較長,更加難以確認作者真實的收入情況。相對應的是作者個人即使想去繳稅,也很難確定自己的應稅收入金額,從而留下了較大的涉稅風險。

三、網絡打賞的收入類型及對應稅目界定難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下列各項個人所得,應當繳納個人所得稅:(一)工資、薪金所得;(二)勞務報酬所得;(三)稿酬所得;(四)特許權使用費所得;(五)經營所得;(六)利息、股息、紅利所得;(七)財產租賃所得;(八)財產轉讓所得;(九)偶然所得。

微信公眾號和新浪微博上較多存在的是文章打賞,主要是文章作者在平臺上發布文章,讀者看過文章后自愿在平臺打賞作者,有的是平臺固定的金額如1元、5元、10元或者20元,有的是自己決定打賞金額,平臺定期將打賞付給作者。這些文章打賞收入計入哪個個人所得稅稅目更符合稅收法理理念,實踐中有四種不同的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文章打賞收入類似于將作品發在網絡上,可以把打賞收入視作稿酬收入,打賞收入可以歸集為稿酬所得。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的規定,稿酬所得,是指個人因其作品以圖書、報刊等形式出版、發表而取得的所得。但微信公眾號和微博上所發表的文章很難被定義為以圖書、報刊的形式出版、發表,將其歸入“稿酬所得”征稅似乎不妥。

第二種觀點認為,文章打賞收入可以按照偶然所得征稅。因為文章作者在發表文章時并不知道自己的文章能夠得到多少打賞,也許遇到許多“小氣”的讀者,就喜歡看了文章也不打賞,但也許會遇到“土豪”或者“知音”,一筆就打賞了許多錢,因此打賞具有偶然性,可以被歸入“偶然所得”項目繳納個人所得稅。

第三種觀點認為,文章打賞收入應該算作勞務報酬。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的規定,勞務報酬所得,是指個人從事勞務取得的所得,包括從事設計、裝潢、安裝、制圖、化驗、測試、醫療、法律、會計、咨詢、講學、翻譯、審稿、書畫、雕刻、影視、錄音、錄像、演出、表演、廣告、展覽、技術服務、介紹服務、經紀服務、代辦服務以及其他勞務取得的所得。文章作者寫文章時付出了勞動,通過放出“打賞”的功能,也體現出作者是希望獲得打賞的收入的,對獲得打賞收入有所期待,因此計入“勞務所得”比較合適。但從微信公眾號和微博上的眾多文章來看,內容五花八門,也許某個名人隨便幾個字的文章就能被粉絲打賞幾萬次,因此文章打賞似乎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中羅列出的勞務報酬所得項目不同,很難歸于某一具體項目,用勞務報酬定義文章打賞收入似乎也很難。

此外,還有第四種觀點是,文章打賞收入屬于贈與,從騰訊公司發布的《微信公眾平臺贊賞功能使用協議》中來看,騰訊也將類似的打賞行為定義為一種贈與行為。根據財政部稅政司 稅務總局所得稅司《關于個人取得有關收入適用個人所得稅應稅所得項目政策問題的解答》:《公告》所指“網絡紅包”,僅包括企業向個人發放的網絡紅包,不包括親戚朋友之間互相贈送的網絡紅包。親戚朋友之間互相贈送的禮品(包括網絡紅包),不在個人所得稅征稅范圍之內。文章打賞不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

綜上,筆者認為文章打賞收入作為一種新的收入形態,與以往各種傳統的商品和勞務交易存在極大不同,如果不能很好的確定這類收入的個人所得稅征收方式以及征收依據,一方面普通人將很難確定自己如何去繳稅,因為根據現行稅法,個人所得稅以所得人為納稅人,以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為扣繳義務人,從理論上說,哪怕是只有幾塊錢的打賞,作者也是個人所得稅的納稅人,而打賞者需要代扣代繳個稅,給個人造成很大的稅收風險。但實際操作中,對于金額很小而數量眾多的打賞,稅務機關也很難要求普通民眾如此操作。另一方面,在打賞經濟越來越盛行的今天,看似只有幾塊錢的打賞,在部分大V的文章中也可以集腋成裘,積少成多,可能一篇文章可以獲得幾萬乃至幾十萬的收入,如果不能有效征收相關的個人所得稅,也極易造成稅源流失,制定有關網絡打賞收入的稅收政策勢在必行。建議稅務機關及時制定符合經濟實質的稅收征管要求,明確網絡打賞應稅所得的范圍,納稅主體以及計稅方法等,完善相關稅收政策規范的同時,加強稅收征收管理。

參考文獻:

[1]韓莉,楊惺鍇.“互聯網+”時代知識提供者收入的個人所得稅征管[J].稅務研究,2019(12):81-85.

[2]平臺經濟下的稅收治理體系創新[J].周克清,李霞.稅務研究.2018(12)

[3]互聯網經濟的稅收政策與管理初探[J].高金平,李哲.稅務研究.2019(01)

[4]互聯網打賞個人所得稅征管問題研究[J].楊曉悅.中國管理信息化.2019(03)

作者:中匯(北京)稅務師事務所高級級理  王苗/稅務助理 李波

本文版權屬于作者所有,更多與本文有關的信息,請聯系我們:

電話:010-57961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