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匯視野->中匯研究
股票無償劃轉增值稅處理 ,何為“無償”亟待明確
2020年10月14日

本身金融商品轉讓納入增值稅征稅范圍就是一個勉為其難的事情。正如國際增值稅報告中提到的,增值稅這個稅制是在商品、服務流轉環節道道征稅,但最后必然要有一個最終消費環節。如果稅制設計完全符合增值稅原理,那所有的增值稅稅負必然是由最終消費環節的消費者承擔的,中間環節這是就其產品的增值額繳納增值稅,這也是符合中性稅制的一個特征。

但是,把增值稅這種制度遷移到了金融領域實際就和增值稅制度設計本源產生了差異。比如,對于資金的借貸業務,A借資金給B,B借給C,不管怎么借(不考慮壞賬不還),錢永遠都是存在的,可以孳息的,他沒有一個最終消費環節。同樣,對于金融商品轉讓,股票從A轉讓給B,B轉讓給C,實際上不管轉讓幾道,股票永遠都是存在的,他不是一個消費行為,而是一個投資行為,沒有最終消費環節。因此實際上,在金融商品轉讓領域引入增值稅制度,由于其本身就和理想中的增值稅制度不契合,你的征管機制就無法按照那種銷項稅——進項稅的制度去進行管理。只能基于在實現對于金融業產生增值額去要征稅的基礎上,套著增值稅的名字,重新設計一個征管機制來實現征稅的目的。

比如,對于股票轉讓,我們雖然說股票轉讓可以開具增值稅普通發票,但現實中基本沒有人對于股票買賣開票,大家還是按照原先營業稅制度設計中的賣出價-買入價計算增值額計算納稅。

但是,金融商品買賣中會存在很多斷點。比如,非上市公司股權變為上市公司股票,不征稅的變為征稅的,鏈條如何銜接,比如個人買賣金融商品免稅,企業從個人購買了股票再轉讓的銜接,還有就是涉及到各種股票非交易過戶后,下一道再轉讓時,增值稅計稅基礎如何銜接的問題。如果我們堅持要對金融商品轉讓征收增值稅,那這些配套征管制度就必須逐步建立。

最近,《財政部 稅務總局關于明確無償轉讓股票等增值稅政策的公告》(財政部 稅務總局公告2020年第40號)對于無償轉讓股票的增值稅鏈條的銜接做出了制度性安排:納稅人無償轉讓股票時,轉出方以該股票的買入價為賣出價,按照“金融商品轉讓”計算繳納增值稅;在轉入方將上述股票再轉讓時,以原轉出方的賣出價為買入價,按照“金融商品轉讓”計算繳納增值稅。

這就是說,對于無償轉讓股票,轉讓方在無償轉讓環節,增值稅的賣出價=買入價,不繳納增值稅。后期接受方再通過正常交易轉讓這部分無償受讓的股票時,買入價就銜接原先無償轉讓方最上一道的買入價。換句話說,就是無償轉讓的增值稅,通過這個制度性安排,直接遞延到下一道正常轉讓環節征收,這個也是保持了增值稅鏈條完整的一種制度性安排。

當然,這里的原轉出方的買入價40號公告沒有說,但正常應該是銜接現有制度性規定,比如:

1.原轉讓方是通過公開市場取得的,就是正常買入價(不含交易稅費);

2.原轉讓方是非上市原始股轉換為上市股票的,就按照總局2016年53號公告,按照IPO發行價;

3.原轉讓方是重大資產重組取得的股票,買入價就按總局2016年53號公告、總局2018年42號公告以及總局2019年31號公告規定執行;

4.當然,如果按照總局2016年53號公告確定的買入價低于實際成本價的,按照總局2020年9號公告,買入價按照實際成本執行,這個也理所當然應該銜接的。

但是,文件雖然頒布了,但最重要的問題在于,何為“無償”應該通過解讀或案例給出明確的定義。比如,投資行為是否算無償就是急需明確的問題:

640 (1).png

比如,上市公司瀘天化股份(SZ:000912)于2014年8月8日收到其控股股東四川化工控股《關于四川瀘天化股份有限公司國有股份無償劃轉意向協議》,化工控股擬將其持有的瀘天化股份23010萬股(占瀘天化股份公司總股本39.33%)無償劃撥給瀘天化集團。

這種無償劃轉,假設按照現行增值稅政策,四川化工在無償轉讓環節不繳納增值稅。但后期瀘天化集團再轉讓瀘天化股份(SZ:000912)的股票,買入價就應該按照四川化工原持有的瀘天化股份(SZ:000912)的買入價確認。

但是,如果這里假設不是做的無償劃轉,而是做的有償劃轉呢,即四川化工用持有的瀘天化股份23010萬股(占瀘天化股份公司總股本39.33%)對瀘天化集團增資,這里投資行為能否適用40號公告的“無償轉讓”規定,這個急需明確。

再比如,如果A公司用上市公司股票換取ETF基金份額,這個是否算無償。中登公司那些列明的證券非交易過戶類型是否算無償,這個都有待財政部、國家總局給出明確的解釋。否則,文件適用上就會出現很大的爭議。

作者:中匯稅務集團合伙人/全國技術總監 趙國慶

本文版權屬于作者所有,更多與本文有關的信息,請聯系我們:

電話:010-57961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