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中匯視野->中匯研究
關于對《重大稅務案件審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的修改建議
2020年10月16日

2020年9月10日,為持續推進優化稅務執法方式,優化稅收營商環境,切實保障稅務行政相對人合法權益,國家稅務總局對《重大稅務案件審理辦法》(國家稅務總局令第34號公布)進行了修改,并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為此,中匯江蘇稅務師事務所組織由本所資深稅務師、律師、博士和原稅務系統稽查條線工作人員等組成的專家團隊,對《征求意見稿》進行了討論與研究,現提出如下修改建議:

一、第五條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增加“涉稅專業機構和高等院校的專家”作為審理委員會外部委員。將第五條第三款修改為“審理委員會主任由稅務局局長擔任,副主任由稅務局其他領導擔任。審理委員會成員單位包括政策法規、稅政業務、納稅服務、征管科技、大企業稅收管理、稅務稽查、督察內審部門。各級稅務局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增加其他與案件審理有關的部門以及涉稅專業機構和高等院校的專家作為外部委員(成員)?!?/p>

修改說明:重大稅務案件涉及國家與行政相對人的重大利益,增加涉稅專業機構和高等院校的專家作為外部委員(成員),可以提高稅務機關及稅務人員決策水平和質量,提高公信力,有效降低決策風險和法律風險,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

二、第十一條第一款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1:建議統一全國“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具體認定標準的“標的”。例如,將認定“標的”統一為“查補稅款”,或統一為“處罰金額”,或統一為“處罰倍數”,或將上述三種相結合。另外建議對國家提出有區域一體化戰略的地區,例如大灣區、長三角、京津冀,建議統一“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具體金額或倍數的標準,其他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稅務局根據各地具體情況制定具體金額或倍數的標準。

修改說明1:目前,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稅務局公布的“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具體認定標準五花八門,對稅務行政相對人造成了困擾。例如:

(1)上海:按照“罰款金額”標準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上海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市局標準為擬處罰金額1000萬元以上(含1000萬元)的稅務案件,區局標準為擬處罰金額100萬元以上(含100萬元)的稅務案件。

(2)安徽:按照“查補稅款”或“罰款金額”標準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安徽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省局具體標準為查補稅款3000萬元以上,且存在減輕處罰或不予處罰的;或者罰款在1000萬元以上的。

(3)四川:按照“處罰倍數+罰款金額”標準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國家稅務總局四川省稅務局稽查局立案查處的擬處應補繳稅款1倍以上(含1倍)的罰款且罰款金額在1000萬元以上(含1000萬元)的案件。

(4)遼寧:按照“查補稅款”或“罰款金額”標準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遼寧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省局具體標準為查補稅款3000萬元以上,且存在減輕處罰或不予處罰的;或者罰款在1000萬元以上的。

此外,統一區域一體化戰略的地區的“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認定標準,例如大灣區、長三角、京津冀,有利于區域內納稅人有一個統一的執法環境,積極適應中央的區域一體化戰略。

綜上,本建議體現以下三個原則:

(1)標的全國統一;

(2)金額可以各省自定;

(3)積極適應中央的若干重要區域的一體化戰略。

修改建議2:建議將“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的具體標準對外進行公告。將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一項“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具體標準由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稅務局根據本地情況自行制定,報國家稅務總局備案;”修改為“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具體標準由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稅務局根據本地情況自行制定,對外進行公告,并報國家稅務總局備案”

修改說明2:目前通過網絡查詢,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稅務局并不都將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的具體標準對外進行公告。及時對外公告,一方面有利于加強對稅務機關認定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工作的監督,提高其工作透明度,另一方面有利于保障行政相對人的知情權,保護行政相對人的權益。

修改建議3:建議將“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改為“重大稅務案件”。

修改說明3:因為有的稅務案件并不會涉及對行政相對人進行處罰,但是可能因為其疑難、復雜,需要在重大案件審理委員會討論決定。

修改建議4:建議增加“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的解釋條款,明確“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的定義,以及增加《重大稅務案件審理辦法》所做定義與《行政處罰法》的“重大違法行為”的內涵的相同點和不同點的法律行文的描述。

修改說明4:增加“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的解釋條款以說明本條款所述“重大稅務行政處罰案件”旨在設定適用《重大稅務案件審理辦法》的稅務行政處罰案件,其目的是為了更加慎重的依法行政,保護納稅人權益,而不是稅務機關單獨從行政立法程序自行制定單行標準。

三、第十一條第二款第一項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將第十一條第二款第一項“被查對象為走逃(失聯)企業的;”修改為“被查對象為走逃(失聯)企業且涉嫌虛開發票犯罪的;”

修改說明:實務中,走逃(失聯)企業通常涉及到虛開發票犯罪,但可能并不是所有走逃(失聯)企業都涉及到虛開發票犯罪,可能是因為公司資金鏈斷裂、破產等其他原因導致被認定為走逃(失聯)企業,也可能是因為疫情滯留國外而認定為走逃(失聯)。某些主觀和客觀原因形成刑事犯罪的阻卻事由。如果一味的將所有走逃(失聯)企業均按照有關規定依法直接移送公安機關,這可能對行政相對人及其相關上下游企業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四、第十二條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將“本辦法第十一條第三項規定的案件經審理委員會審理后,應當將擬處理意見報上一級稅務局審理委員會備案。備案 5 日后可以作出決定?!毙薷臑椤氨巨k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案件經審理委員會審理后,應當將擬處理意見報上一級稅務局審理委員會備案。備案5日后可以作出決定?!?/p>

修改說明:《征求意見稿》在第十一條增加了第二款,第十二條中如不在增加“第一款”的表述,則無法明確“本辦法第十一條第三項規定”是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還是第十一條第二款第三項規定。

五、第十三條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將“稽查局應當在每季度終了后5日內將稽查案件審理情況備案表送審理委員會辦公室備案?!毙薷臑椤盎榫謶斣诿考径冉K了后5日內將稽查案件審理情況備案表送同級(或上級)審理委員會辦公室備案?!?/p>

修改說明:第十三條中提到的“將稽查案件審理情況備案表送審理委員會辦公室備案”,并未明確是上級審理委員會辦公室還是同級審理委員會辦公室,所以建議明確將稽查案件審理情況備案表報送給哪一級審理委員會辦公室。

六、第十四條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1:將第十四條第二款“當事人要求聽證的,由稽查局組織聽證?!毙薷臑椤靶姓鄬θ思捌浯砣艘舐犠C的,由稽查局組織聽證?!?/p>

修改說明1:“當事人”在《征求意見稿》中表述顯得突兀,因為《征求意見稿》中并未明確“當事人”的定義或范圍。所以,應明確“當事人”是包括“行政相對人、行政(稅務)機關、第三人還是代理人”,還是僅包括其中一個或兩個。

修改建議2:增加行政相對人及其代理人行使聽證權利的相關條款。明確在重大稅務案件審理中,當事人行使聽證權利的相關程序性內容,充分保障行政相對人的知情權和聽證權。此外,聽證雖由稽查局組織,但是應當及時將聽證情況報審理委員會。

修改說明2:根據《關于納稅人權利和義務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 2009年第1號),知情權和聽證權都是納稅人的重要權利,應當依法予以保障?!墩髑笠庖姼濉返谑臈l第二款“當事人要求聽證的,由稽查局組織聽證?!痹摋l款僅提到當事人可以要求聽證,但是并未明確當事人如何得知享有聽證的權利、如何行使聽證權利。同時,應當將稽查局組織聽證的情況及時反饋給審理委員會,以便為出具最終《審理意見書》形成閉環。

七、第二十五條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將“稽查局補充調查不應超過 30 日,有特殊情況的,經稽查局局長批準可以適當延長,但延長期限最多不超過 30 日?!毙薷臑椤盎榫盅a充調查不應超過 30 日,有特殊情況的,經審理委員會主任或其授權的副主任批準可以適當延長,但延長期限最多不超過 30 日?!?/p>

修改說明:符合條件的重大稅務案件已由稽查局提交給審理委員會辦公室,《征求意見稿》在第二十三條和第二十四條提到,提交的重大稅務案件由審理委員會進行審理、由審理委員會主任或其授權的副主任決定是否需要進行補充調查。為避免前后文矛盾,第二十五條也應與前文一致,補充調查延長期限應經審理委員會主任或其授權的副主任批準。

八、第三十六條修改建議

修改建議:將“各級稅務局督察內審部門應當加強對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工作的監督?!毙薷臑椤吧霞壎悇站侄讲靸葘彶块T應當加強對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工作的監督。各級審理委員會應將除涉及企業商業秘密及個人隱私之外的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結果在稅務局的信息管理系統中向社會公示,接受社會監督”

修改說明:第五條中,審理委員會成員單位包括督察內審部門,該部門已經在審理過程中發表過正式意見,所以在本章中理應是上級稅務局督察內審部門加強對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工作的監督。此外,將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結果進行公示,接受社會監督,一方面有利于保障廣大納稅人的知情權,另一方面,可以強化稅務工作人員的責任意識,提高稅務執法工作的水平和質量。

來源:中匯江蘇稅務師事務所

本文版權屬于作者所有,更多與本文有關的信息,請聯系我們:

電話:010-57961169